抖音是腾讯的吗(腾讯紧急回应封杀抖音一事)

抖音是腾讯的吗(腾讯紧急回应封杀抖音一事)

  这是自2020年底《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发布以来,中国首起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反垄断诉讼。被微信封禁近三年后,Tik Tok此时以涉嫌垄断起诉腾讯,意图明显。

  文高欢欢

  编辑李薇

  头图摄影史小兵

  2月2日,字节跳动申请Tik Tok正式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起诉腾讯涉嫌垄断。Tik Tok称,腾讯限制用户通过微信和QQ分享来自Tik Tok的内容,构成《反垄断法》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和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

  Tik Tok请求法院责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发布消除不良影响的公开声明,并赔偿Tik Tok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9000万元。

  2日晚,腾讯积极回应“封杀”Tik Tok事件,将“锅”还给字节跳动:字节跳动公司相关指控完全不实,恶意诬陷。

  腾讯指出,字节跳动旗下包括Tik Tok在内的许多产品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手段非法获取微信用户的个人信息,破坏了平台规则,已被法院责令立即停止侵权。

  此外,腾讯还表示,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仍存在许多侵犯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行为。官司还会继续。

  这是自2020年底《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发布以来,中国首起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反垄断诉讼。

  值得一提的是,上周有报道称,字节跳动正计划在港上市包括Tik Tok在内的部分业务,最新估值达到1800亿美元(近1.2万亿元人民币)。

  被微信封禁近三年后,Tik Tok此时以涉嫌垄断起诉腾讯,意图明显。

  腾讯和字节跳动之间的“垄断”之争由来已久。

  据公开报道,2018年3月,有用户反映,字节跳动产品Tik Tok和火山的小视频链接在微信朋友圈分享“只对自己可见”。后来,Tik Tok共享的QQ空间只对他自己可见。同年4月,西瓜、Tik Tok、霍山分享的微信、QQ链接无法播放。

  2019年初,微信屏蔽了字节跳动社交产品的多闪链接,暂停了Tik Tok授权界面,并以“未授权访问用户信息”为由将纠纷提交法院。最后,天津滨海法院发布强制令裁定,支持腾讯称用户昵称和头像权归腾讯所有。

  2020年2月,字节跳动旗下的办公协作软件舒菲宣布被微信完全封杀。与舒菲有关的域名无缘无故被封,微信无法正常打开,部分内容无法直接在微信上分享。

  1月28日,北京字节跳动CEO张南在公开活动上表示,由于Tik Tok被微信封杀,Tik Tok用户的互动需求开始发酵,推动了Tik Tok的社交。

  然而,在过去的三年里,腾讯一直保持沉默,没有公开回应字节跳动的上述问题,直到2日面对Tik Tok的诉讼,腾讯才正式公开表态。

  事实上,在腾讯对字节系统实施“禁”之后,Tik Tok也“反禁”了腾讯。

  近日,Tik Tok不少用户收到站内通知,要求所有用户在2月1日前删除站外引流信息,禁止将流量从Tik Tok公共域引流至微信、QQ等站外私域。如果不按要求修改,Tik Tok系统将直接在后台重置所有有联系信息的用户的个人数据。

  对此,Tik Tok回应称,由于行业特殊,金融、医疗创作者存在站外引流的高风险行为,经常通过引流在微信、QQ等平台上卖课,非法推荐股票,非法行医,可能对用户财产和人身安全造成损害。

  从外界来看,巨大的商业利益背后是一系列的“禁令”和争议。从最初的社交和短视频领域,到今天的远程办公、游戏等领域,字节跳动和腾讯的斗争密不可分。

  北京郭彪律师事务所主任姚克峰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分析,如果证据能够表明腾讯存在屏蔽行为,首先是不正当竞争,因为屏蔽行为本身就是不正当竞争的表现;如果你在某个领域有支配地位,或者你联合其他党派发起共同抵制,那么采取屏蔽的行为,就是垄断行为。

  同时,姚克峰认为,用户个人信息的权利不属于腾讯。平台方确实有权利和义务承担用户个人信息的管理和大数据的安全,但个人信息也有明确和内部之分。用户个人信息中的姓名、头像等显性内容可以在用户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共享。如果此类用户被恶意阻碍共享,则是剥夺用户个人信息权利的行为。

  “如果用户自己同意分享自己的数据,这绝不能被视为非法获取个人信息。如果一个平台制定规则剥夺用户分享自己数据的权利,这种‘规定’就不应该被鼓励。”姚克峰说:“获取信息是否违法,取决于是否尊重用户的权利。任何平台都不应该剥夺用户用自己的‘规定’分享的权利,也不能打着安全和自制规则的旗号垄断数据。”

  也有不同意的。浙江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史晋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Tik Tok也是一个巨大的平台,与腾讯有一定的竞争关系,称腾讯的垄断没有建立。

  韦诺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兆全也表示,Tik Tok起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没有法律依据。腾讯公司禁止其他公司将客户从自己的平台上分流出去,包括客户的时间和注意力,这是腾讯的合法经营权利。在微信平台上,Tik Tok只能作为微信用户使用微信功能,不能作为商业竞争对手出现。它的商业用途不

  能超出腾讯允许的范围,更不能在微信平台上,进行损害平台利益的行为。

  作为互联网新贵,字节跳动和腾讯之间的争斗不断,最有名的场面是两家公司的创始人在朋友圈深夜互怼。

  2018年5月8日凌晨,今日头条创始人、CEO张一鸣在朋友圈庆祝抖音获得苹果商店一季度下载量全球第一,并与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就“微信封杀,微视抄袭”展开了交锋:

  张一鸣在其朋友圈评论区感慨:“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

  对此,马化腾回复:“可以理解为诽谤。”

  张一鸣则回应,微信借口封杀不合适讨论,微视的抄袭搬运一直在公证,“材料我单独发给你”。

  马化腾则回击,“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

  显然,两个创始人深夜开杠的背后,是两家互联网公司在短视频、互联网内容版权等方面的两强相争。

  十年前,腾讯也曾和奇虎360有过一场纠葛了数年的斗争,被业界形象地称为“3Q大战”。这源于2010年双方“明星产品”之间的“互掐”。

  而针对腾讯与字节跳动的这场纠纷,姚克枫认为,此次涉及数据的垄断比“3Q大战”那会儿可能更加隐蔽,“我个人是认为,各方均应在反垄断法律规范框架下履行各自义务,服务好客户,不能利用数据的优势地位进行互联网的垄断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被“禁封”近3年,抖音在此时对腾讯提起诉讼,正是放在了国家反垄断的大背景之下。

  2020年11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台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该文件明确指出,红包补贴、品牌屏蔽、“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等都可能成为滥用支配地位行为的表现形式,且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案件不一定需要界定相关市场。

  随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于12月14日公布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收购银泰商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控股有限公司股权、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收购中邮智递科技有限公司股权三起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集中案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阅文集团和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其中,阅文是腾讯的控股子公司。

  2020年12月16日至18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强调“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2020年12月底,市场监管总局通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人民日报曾评论,线上经济凭借数据、技术、资本优势也呈现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的趋势,市场资源加速向头部平台集中,关于平台垄断问题的反映和举报日益增加,显示线上经济发展中存在一些风险和隐患。中央明确要求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得到社会热烈反响和广泛支持。可见,反垄断已成为关系全局的紧迫议题。

  同样是在2月2日,阿里巴巴在其2021财年三季度财报中提到,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的调查正在进行中,公司正与其合作,成立了由多个相关部门负责人组成的专项工作组,开展相关业务自查工作。

  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主要负责人此前透露,目前正在制定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其公开征求意见稿明确列举了限定交易可能具有的五种正当理由,其中之一是为了保护交易相对人和消费者利益所必须的交易行为,不是滥用市场支配行为。

  从阿里巴巴、腾讯等巨头遭到50万元罚款的“反垄断”行政处罚,到阿里巴巴遭遇反垄断调查,《反垄断法》向互联网领域延伸信号也日渐明朗,而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也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

  以上就是关于《抖音是腾讯的吗(腾讯紧急回应封杀抖音一事)》的详细内容,更多的信息请关注新闻频道其它相关资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67357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