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电影《金刚川》自10月23日上映以来,引起大家的广泛讨论。电影本身如何,留待每一位观众自己感受,但对于金刚川的历史故事、真实的金城战役、尤其是历史上最可爱的人们究竟经历了什么,它有着固定的答案。

  “无实力而乞和平,则和平危;有实力而卫和平,则和平存。”所谓实力,从很多年前起,就有人为你我如今的安宁而勠力储备了。

  “趋利避害是人性,舍生取义也是人性”

  金刚川事件里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便是金刚川桥。

  金刚川作为金城前线附近的一条河流,奔涌在朝鲜第一山、也是南北朝鲜交界处的金刚山之间,地势险要之余还掌握着志愿军们的后方补给——要想快速运送弹药物资,就得从金刚川上穿河而过。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金刚川在地图上的位置

  1953年,抗美援朝战争停战前夕,在1952年到1953年发动的多次试探性进攻未果后,美军不得不再次坐上谈判桌。1953年5月13日志愿军发起的夏季战役,又给联军带来了新的打击,在第一、二阶段战斗中,志愿军的节节胜利把联军的阵地冲击得摇摇欲坠,原本态度强硬的美方态度也开始软化,在谈判中做出部分让步,这让停战谈判迎来曙光。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停战谈判现场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时任南朝鲜总统李承晚却出来作梗。眼见美军去意已决,依靠美援支撑场面的李承晚开始慌了。可以想象,一旦停战协议带来半岛和平,不仅美援会大幅削减,李承晚也会重新面临合法性的危机。于是,他高呼“向鸭绿江进行一次全面的军事进攻”,“必要时单独作战”,并公开拒绝停战的条款:“按照目前的条款,停战对我们意味着死亡。我们一贯要求应该把中共军队赶出我们的国土,即使在这样做时,我们不得不单独作战也在所不惜。”

  在此号召下,南朝鲜国民议会也表决“一致反对停战条款”,南朝鲜政府则高叫“反对任何妥协”“进军鸭绿江”“单独打下去”。汉城、釜山还出现了大规模的反对停战的“群众示威游行”,其后,南朝鲜政府谈判代表单方面退出停战谈判。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李承晚与麦克阿瑟

  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不得不急电李承晚,要求他“立即毫不含糊地接受联合国军指挥,处理并结束目前的敌对行动。”但李承晚对艾森豪威尔的电令置若罔闻,决心铤而走险。6月17日深夜,南朝鲜当局以“就地释放”为名,胁迫人民军被俘人员2.7万余人离开战俘营,押送到南朝鲜军队训练中心。

  这种公然破坏停战协定的行为激起了全世界的公愤。各国舆论一致抨击李承晚是“出卖和平的叛徒”。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向李承晚提出强烈抗议:“女王政府强烈谴责这种背叛行为!”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听到这个消息,气急败坏地两手一摊说:“让中国人教训一下李承晚吧!”

  开战三年来,为了证明自己是正义的,美国在全世界把李承晚塑造成“民主斗士”“自由楷模”,如今发现李承晚的真实面目,美国人禁不住又气又急。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到1953年志愿军发起夏季攻势前,李承晚已经成为停战协定签署的最大阻碍

  消息传到北京,毛泽东当即指示:“我们必须在行动上有重大表示方能配合形势,给敌方以充分压力,使类似事件不敢再度发生,并便于我方掌握主动。”

  6月20日,朝中方面首席谈判代表南日大将在双方代表团大会上,宣读了金日成元帅和彭德怀司令员致“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的信,严厉指责美方纵容南朝鲜当局的行动:“我们认为你方必须负起这次事件的严重责任,必须负责立即追回被释放的全部战俘,保证以后绝对不发生同类事件……”并责问克拉克:“联合国军司令部能否控制南朝鲜政府的军队?……朝鲜停战究竟包括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彭德怀在朝鲜战场

  6月21日,在彭德怀亲自主持下,志愿军司令部在桧仓山洞中举行作战会议,决定推迟和平谈判的签字时间,并向北汉江一带的李承晚军发动大规模攻势——也就是后来轰轰烈烈的金城战役。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志愿军火箭炮对北汉江西岸的南朝鲜军阵地发起猛烈炮击

  为了这场抗美援朝战争的收关之战,志愿军集结了第20兵团的第21、54、60、67、68和24军,总兵力达到24万余人。与抗美援朝之前的战役不同,此次志愿军集结了上千门各型大炮进行支援,投入炮兵规模之大,不仅是志愿军参战以来所未有,更是为我军建军以来所罕见。由于调动兵力巨大,相应地,所需物资补给和后勤运输线路的畅通就成了战役制胜的关键。稳妥起见,志愿军将20兵团各军所属的工兵部队集中起来,额外抽调了13个步兵团,派遣大批高炮部队,全部调往前线参与繁重而危险的后勤保障工作。

  这其中,就有电影《金刚川》中真实历史原型张振智所在的工兵10团第3连。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金城战役期间,准备向南朝鲜军队阵地发起冲锋的志愿军战士

  为了凸显艰难,电影《金刚川》中,金刚川桥是一座简易的人梯浮桥。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电影《金刚川》中的金刚川桥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电影《金刚川》中志愿军修桥场景

  而实际上,张振智要修的桥比这个还难。5月20日,张振智接到任务,要用8天的时间,在金刚川上修建好岩里大桥,而且是可以通过汽车人马的长达37米的载重桥。当天下午,张振智带大家察看地形时,发现金刚川上原先的大桥和一座人行便桥已经被炸毁。不仅如此,美军的炮弹还在以平均每天300多颗的强度轰炸,可以说,士兵们是顶着炮火修桥,艰巨程度可想而知。

  大家讨论对策时,一排长郑玉发建议,不能在原址上修桥,原址两边都是公路,敌人一定会重点注意这里。这时,副连长赵祥勉认为,如果能扎住桥基,选在其中一个江面狭小的地方会比较合适。但张振智否定了这个建议,理由也是容易暴露。

  张振智一边望着江面一边思考,指着距离原渡口约八十米外的一批江面说:这个位置不错,这里旁边就是悬崖,修桥的工程量可不小,但悬崖可以阻挡敌人的炮弹,而志愿军还可以在悬崖上修建一条小道,弯弯曲曲通向公路以此迷惑敌人的眼睛。

  定下位置后,建桥的工作很快展开了,经过7天7夜的奋战,志愿军们在预定时间的前一天架起了一座中水位重桥。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重新修缮的金刚川木桥

  然而,次日下午4时左右,四架“黑寡妇”呼啸而来,七孔桥被炸掉了五孔。同时,敌人开始向我军前沿883.7高地反扑。工程连战士在张振智的指挥下,立即开始了第二次架桥。尽管周围爆炸不断,全连官兵们不计生死,拼命架桥,最终按时完成了任务。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美空军装备的P-61“黑寡妇”夜间战斗机

  面对美军的轰炸,志愿军也有自己的“游击”抵抗。修桥第一步先造好桥基,白天撤掉桥板,晚上铺平渡河。为保障物资运输效率,志愿军还在水面下几十公分的地方用青石铺出一座桥,涉水深度连汽车也开的过去。

  为节约资源,志愿军还有许多“就地取材”的手段。美军在此期间轰炸不断,载重桥周围曾被投下近千枚炸弹,还有2500多发炮弹。与电影中美军投弹的超高精准度和超强轰炸力不同,当年大部分炸弹实际上都未能击中桥梁,而是落在两边的山头树林中。志愿军用被炸断的树木修桥,美军飞机丢下的油箱,被志愿军做成快速滑行索道吊斗,单兵凭此就能过河。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载重桥搭建过程

  就这样,反复修了炸、炸了修,张振智和战士们先后7次在金刚川上修复这座长桥。当时奋战在一线的志愿军工兵王格善日后回忆道:“尽管敌机在骚扰,炮弹在爆炸,却没有谁理它。桥脚一个个竖起来,桥桁、桥板一块块连接上。”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由于浮桥、橡皮舟等架桥设施严重不足,志愿军工兵经常就地取材砍伐树木,然后涉水构筑木桥

  在当时的美军方面,由于桥梁的目标较小,轰炸机的高空轰炸无法保证精度,他们便改用战斗机和攻击机进行低空和俯冲轰炸。由于高度较低,操作防空炮和防空机枪的志愿军官兵和美空军与海航战机,几乎是在面对面拼刺刀式的肉搏。轰炸激烈时,工兵们甚至抄起手中的冲锋枪向着俯冲下来的敌机射击。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金城战役期间俘获的大批南朝鲜军士兵,他们有不少通过金刚川上的木桥前往战俘营

  即便是在物资短缺、科技落后的当年,志愿军的组织度与战争水平,让多年以后的美军在回忆录里写满着敬畏——他们害怕在黑夜里,志愿军悄无声息地潜伏前进到他们阵地附近,信号弹亮起、冲锋号响起,他们被夜战近战击溃;他们害怕志愿军胆大心细,强行军迂回穿插,忽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就此断掉他们后路;他们更害怕几轮火力覆盖下来,以为志愿军阵地上没有人了,准备占领,却忽然反斜面上射出火舌……

  当年的美国军人里有“反战”情绪,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国家不远万里来侵略他国是为了什么。但对志愿军来说:“我在这里吃雪,正是为了我们祖国的人民不吃雪。他们可以坐在豁亮的屋子里,泡上一壶茶,守住个小火炉子,想吃点什么,就做点什么。”“我在那里蹲防空洞,祖国的人民就可以不蹲防空洞。他们就可以在马路上不慌不忙地走呀。他们想骑车子也行,想走路也行,边溜跶边说话也行。那是多么幸福的呢!”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电影《金刚川》剧照

  电影《金刚川》最传神的地方,在于它的英文翻译,叫做:Sacrifice(牺牲)。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战士们抵死保卫金刚川桥,为的正是金城战役的顺利开展。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金城战役形势图

  作为抗美援朝战争中规模最大的阵地进攻战役,也是最后一次战役,金城战役当时的作战决心为:在金城、华川战役方向上对敌人实施一次战役进攻,以第20兵团主力第一步消灭金城突出部内的敌人。

  其中,20兵团下辖五个军的具体部署为——

  5个军分为东、中、西三个作战集团,加强火力后分别从突出部的西北、东北和东三个方向同时突破敌人的防御,首先歼灭第一线阵地的敌人。

  其次,多方兵力会攻梨船洞高地的敌人,目标攻占梨实洞、北亭岭、梨船洞高地,金城川以北地区。

  最后,如战局有利,继续向三天峰,赤根山、黑云吐岭,白岩山一线有利地区相机扩张战果,预定歼敌7-8个团,并准备抗击敌3-4个团的反突击,巩固已得的地区。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金城战役战场储备

  战役开始前,志愿军一面向规定位置转移,一面做好充分的战前准备。当时正值雨季,每日大雨滂沱,道路泥泞,沿途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即便如此,志愿军各部队仍然顽强向集结地域开进。

  到达集结地后,军队首先开始了战地动员和临战训练。战地动员主要传达了当时的谈判情势,并肯定了对我方有利的战局。而临战训练主要针对夜间动作——静肃行进、隐蔽接敌、潜伏、快速冲锋等。夜间训练没有月光,伸手不见五指,要在这种条件下做到一个班、一个排动作协调一致,实属不易。这时候美军飞机场的探照灯帮了大忙,战士们利用余光协同动作,努力训练向敌冲锋。

  与此同时,后勤方面有大批的粮食弹药从祖国输送过来,为保障战役的隐蔽性和物资的安全,运往前线的粮食、弹药还全靠人背肩扛。而军队内部,志愿军们及时补充弹药,精减物品,准备上阵。后来由于担心深入敌纵深后补给困难,战士们每人又多发了子弹、手榴弹,增发了防坦克手雷,每人还要携带一枚82mm迫击炮弹,每个班还发了两根爆破筒。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金刚川》中邓超手握的步枪是志愿军步兵主要的单兵武器莫辛-纳甘步枪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被誉为“志愿军神枪手”“冷枪英雄”“上甘岭狙神”的志愿军战士张桃芳在战场上使用的也是莫辛-纳甘步枪,他曾在32天内以436发子弹击毙214名敌人,创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冷枪杀敌的最高纪录,此外,这位狙击之王还是我国第一代战斗机飞行员

  增发的弹药不好携带,战士们就将多余的子弹装到米袋子一头,多余的手榴弹用军衣的下边向上卷,缝成手榴弹袋,吊挂在身上。反坦克手雷和82mm迫击炮弹用绳子拴起来挂在脖子上。

  与此同时,弹药增加的同时就要求随身携带的物资要减少,当时规定每人只穿一套夏服,其他物品打成背包,交留守处保管。此外,还规定在军裤的两个口袋上写上字:一边写部队番号和自己的姓名,一边写家庭地址和收信人姓名。这是什么意思,每个人心知肚明。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祖国支援的各种物资,源源不断运往朝鲜前线

  7月13日21时战役宣布开始。

  第一阶段我军迅速突破敌人防御,仅用一昼夜时间便攻占突出部敌全部前沿阵地;

  第二阶段主力在预定地区转入防御,主力军乘胜追击向敌纵深扩张战果;

  第三阶段抗击第反突击,巩固已有地区。

  在此次战役中,敌方具备如下几个特点:一是拥有一个师以上作战单位长时间经营的坚固防线;二是敌拥有技术装备上的优势;三是南朝鲜军队正面阵地防御为主,美军作为敌增援部队直接参与了战役。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金城反击战中,在炮火掩护下,志愿军突入敌阵地

  而为应对敌方特点,我军也经过深入研究进行切实打击。

  首先是充分的战前准备。抗美援朝战争以来志愿军们用鲜血累积的经验在金城战役中得以全面发挥。发起攻击前,指挥部对地形、敌情进行充分侦察,并调配志愿军炮兵负责火力支援。

  这一时期的志愿军炮兵已经装备了多类型火力强大的火炮,野、榴、高炮、火箭炮共7个团、16个营、25个连,各种火炮558门,连同各集团建制炮兵共82迫击炮以上火炮1234门,外加一个坦克连配合步兵作战。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607团侦察排副排长杨育才带领的侦察班,化装成护送美军顾问的南朝鲜兵巧妙通过敌人哨卡

  另一方面,鉴于敌人掌握航空兵优势,又部署有大量火炮,为隐蔽接近攻击位置,我军充分利用1952年坑道作战的经验,采用三种方法进入攻击位置。一是从我军阵地向敌挖前进坑道;第二为战前选择敌阵地前隐蔽地形,秘密构筑屯兵洞,事先将部队运动至洞中隐蔽;第三则利用敌阵地前可以利用的隐蔽物,攻击前一日将部队秘密运动至此实施隐蔽。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金城战役中的志愿军身影

  战争开始后,志愿军以最快的速度突破阵地,分割穿插包围,最大限度地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以西集团为例,战役21时发起后,仅用3小时就突破敌首都师第1团(即所谓“白虎团”)的防御阵地,其中步兵68军第203师607团2营,在该团侦察排长杨育才带领下,消灭敌团部、1个炮兵营以及乘汽车赶来增援的1个营。三路大军经过一昼夜奋战,向前推进7到9公里不等,给予敌首都师歼灭性打击,击溃南朝鲜第2军的三个师。最终,战役共历时一周,歼敌56000余人,其中俘敌3000余人,缴获火炮100余门,坦克35辆,飞机1架,击落击伤敌机200余架。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金城战役战地实景

  金城战役不仅直接促成了朝鲜停战谈判,使得朝鲜半岛笼罩三年的战争阴云终于消散,也大大鼓舞了中朝人民的士气。朝鲜战场作战以来,我军长期机械化程度较低,技术装备数量不足,在此基础上又是在山地环境下全歼配备现代化装备的敌重兵集团,胜利实属难得。

  美国原陆军上将李奇微在其回忆录《朝鲜战争》中写道:中国人在1953年7月发动的攻击矛头指向南朝鲜首都师。中国的两个师突破了首都师的防线,形成对该师的合围之势,几乎将该师歼灭。首都师在一片混乱中向后撤退。

  彭德怀总司令曾评价这场战争:“抗美援朝战争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一个觉醒了的、敢于为祖国光荣、独立和安全而奋起战斗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抗美援朝战争向世人揭示了一个真理:和平要靠斗争去争取,谈判要以实力为后盾。平等基础上的对话磋商,应该成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正确途径,任何恃强凌弱的侵略战争必将失败。

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

  参考资料:

  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人民日报》,1951年4月11日。

  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政治部编:《筑路英雄张振智》,《英模故事选集·第二辑》

  何焕昌主编:志愿军英雄谱《谋无遗策,举无废功——二级模范、一等功臣张振智》

  杨帅:《浅析金城战役我军作战特点与地位意义》,载《科学导报·学术》,2019年第19期。

  孟半戎:《美国人骂李承晚无能,李承晚骂美军见死不救》,载《文史月刊》,2011年第5期。

  丁承平:《金城反击战的日日夜夜》,《湖北文史》,2013年第01期,第26-34页。

  本文经公众号“国家人文历史”(ID:gjrwls)授权转载

  以上就是关于《金城战役(背后真实的金城战役)》的详细内容,更多的信息请关注新闻频道其它相关资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67357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