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1963年12月,主席在中南海接见各部委领导,并在一起亲切合影留念。主席朝前方看了看,见到了时任六机部部长的方强中将,连忙走上来,并和他握手,笑着说:“方强,我们还有些关系哩!”

  在众多高级干部面前,主席却能笑谈和方强的关系,显然那必然不是普通关系。等首长离开后,方强将军被人围了起来,大家纷纷打听他和主席有何特殊关系。

  方强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好说:“主席对我有救命之恩,多亏了他的一碗牛肉啊!”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我们就来看看方强的传奇人生。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走上革命之路

  方强是湖南平江县人,1912年3月出生在贫困家庭,父亲依靠搬运货物赚取一笔辛苦钱,养活一家人。而方强读了小学后就被迫退学,和父亲一同在码头上从事苦力工作。

  1924年春季,方强来到印刷店当学徒,店老板廖达吾是一个进步人士,他见方强为人十分机灵活泼,教导他读书写字,讲述救国救民的道理,正是在他的讲解下方强对革命有了初步认识。

  1925年方强进入献钟工会,并加入到纠察队中,并积极印刷各种传单,支持北伐战争,为革命活动也在努力进取。

  1926年7月,北伐军第4军进入湖南,叶挺独立团成为部队开路先锋,朝着平江进攻。平江军阀听闻立马逃跑,那些散兵流窜到各地,他们胡作非为,坑害了很多人,献钟党支部书记提议发动百姓夺枪,方强积极参加。

  中午,在汨罗江放哨的方强,突然发现不远处有十多个散兵走来。按照献钟工会的约定,他连忙点燃三堆火,并快速跑回去汇报情况。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之后,方强带着一群十多岁的孩子,装作是看热闹的举动,走到散兵身边,并朝着年龄大、满脸胡子的老兵身上撞过去,随即将老兵手里的枪支夺走。没等这些散兵回过神来,这些散兵全部被捆绑在地,这一切才十分钟。

  方强等人缴获了八支枪和一些弹药,为组织立下了大功,获得了表扬,这之后方强对待革命更是积极。

  1926年9月,方强加入了青年团,并担任纠察队区队长,1928年加入工农革命军,出任平浏游击队宣传组长。

  主席曾救他一命

  1932年8月,方强被任命为中央警卫营政委,守护主席的安危,并让警卫员打起精神,不能在安全问题上有任何偏差。一天,主席从屋子里走出散步,方强见到主席后,立马激动敬礼,并喊着:主席好!

  主席冲着他笑了笑,并和他亲切地聊天,询问他的革命历程和家庭状况, 这才知两人都是湖南老乡。随即主席拍了方强的臂膀说:“有你在中央警卫营我放心,今后你会打造出红军模范营!”

  受到了主席的称赞后,方强内心很是信任,也暗暗发誓要表现更优秀,不能让主席有半点失望。

  没多久,方强警卫营在组织指令下来到连城,因连城距离瑞金苏区很近,威胁苏区的安危,因此方强的任务是拿下连城。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就这样他和战士们趁着敌人还在熟睡,快速冲向敌人布防的防御工事,直接进入县城内,并将敌人一锅端,歼灭一百多人,俘虏了两百多人,警卫营仅牺牲四人,以较小的代价取得胜利。

  1933年1月,老蒋对中央苏区发起了第4次“围剿”,前方战事很是紧张,到最后中央警卫营也不得不上战场,方强率四个连连夜出发,朝着上杭一带进发,结果路途中遭到了国军一个团兵力的伏击。

  因我军人数少,且地势比较低,处于不利状态,方强率领警卫营战士去往前线应战,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并歼灭了一百多人。然而在追击敌人时,方强不幸中弹,左胸被子弹打退,他忍着伤痛坚决完成作战。

  战争结束后,直接昏倒在地,五个女赤卫队员用上担架抬着他,经过2天1夜的急行,将其送到了福音医院。

  院长是著名的“红军医圣”傅连暲,他被方强伤势震惊到了:“子弹从心脏下穿进去,又从后背穿出来,失血这么多,接连2天没有任何处理,却依旧能活着,这实在是奇迹啊!”

  不过当时医院药物不多,傅连暲只好用上蘸着盐水的纱布,塞到方强的伤口中,避免伤口继续感染,那种钻心的疼痛感,让方强一辈子难以忘记。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当时生活物资比较差,顿顿只能吃上野菜果腹,方强因补充不了营养,伤口愈合很慢,眼看着方强疾病没有好转,日渐消瘦,傅连暲很是心急。

  恰巧主席也因病住进福音医院,他从傅院长的口中得知方强的病情后,立马将一茶缸清炖牛肉拿给傅院长,对他说:“这个给方强端过去,说这是我给他开的药方子。”

  听闻同是病友的主席,将改善生活的牛肉送给自己,方强感动落泪,这一碗牛肉,他一直吃了一个星期,伤口也开始慢慢痊愈,一直到晚年他都没忘记那碗牛肉,也没有忘记主席对他的恩情。

  当时因王明路线的错误,主席被免去了总政委职务,失去对军队的指挥权。等到方强能下床走路时,他特意请求傅院长拜访主席。

  当方强到了后,主席正在认真看书,他穿着旧灰布军服、黑色圆口布鞋,细心的方强发现主席脸色憔悴。他喊了声“主席”,主席听了后,连忙放下书,说道:“是方政委啊,赶紧坐下、快坐下。”

  “伤口愈合咋样了?”

  “主席为我费心了,我伤势不重,不碍事,我今天是专程答谢主席的。”

  “嘿,还不重啊,听傅院长所说,反动派的子弹从方政委胸部穿过,这还不严重。看来你这革命躯体不错,连敌军子弹都不敢停留,钻进去啥也不敢动就跑了。”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这都源于主席给的药方灵啊!”

  “ 我们湖南百姓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今后你的造化相信会不错啊,一定能活到一百岁。”

  方强看到主席正在研读共产主义方面的书籍,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主席问:“你是不是也喜欢看书?”

  “喜欢啊,就是战事频繁,看得比较少了。”方强回答到。

  “不仅要多看书,还要多加学习,不仅要能指挥作战,也要能懂得革命理论。”

  随即主席拿起了一本列宁著作,说:“中共党员都应该读这本书,提高全党同志的思想水平,指导革命走上胜利巅峰。”

  听主席指挥打胜仗

  春节后,中革军委在瑞金举行了授旗大会,方强的中央警卫营被扩编为警卫团,并授予“红军模范团”,方强伤势恢复后,担任警卫团政委一职。

  1933年6月,方强出任粤赣军区22师政委一职,1934年4月第五次“反围剿”时,面对十倍兵力的敌人,红军无奈“六面出击”,而方强的红22师被下令驻守筠门岭。

  这里是水陆交通要塞,地理位置极佳,国军派出了重兵进攻。而当时前师长刚被调走,新师长还没有就职,作为师政委,方强却没有指挥作战的权力,只能听从李德博士的军令,在碉堡里固守,束缚手脚,硬抗敌人的飞机火炮,这让方强感觉到十分憋屈。

  正是左倾路线的错误,方强无奈展开消极防御作战,但我军损失很大。方强请求改变作战方针,没想“洋顾问”依旧要求“死守筠门岭”。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4月21日,敌军集中兵力朝着筠门岭发起进攻,战到下午,因敌众我寡,且武器落后,筠门岭遭敌人攻破,伤亡一千人,方强只好率部撤离战场。

  此战后,方强在师党委会上检讨:“筠门岭失利是我没指挥好,我负责。”然而他的讲话还没完,主席就从会昌打来电话,询问他筠门岭战斗前后经过以及伤亡情况。

  主席鼓励他说:“你们打得已经不错了,毕竟你们是新部队,面对数倍兵力的国军依旧不退缩,坚持了这么久才让敌军前进一点,这也是胜利啊。”

  “那么接下来,我们应该采取什么作战方针?”方强悉心请教主席。

  “要保存红军有生力量,也要消灭敌军,可采用小部队配合地方武装游击作战,袭击和牵制敌人,并和当地党组织联系,争取得到他们的配合。”

  “在你们师左侧和南边都有游击队,可依靠他们牵制敌人,要派人侦查和研究敌情,并提前部署作战,和敌人打响运动战、游击战,在敌人集中兵力前歼灭敌人一个营、一个团。”

  主席鼓励方强别气馁,别被一时的困难打倒,打败仗时不能垂头丧气,要组织军队整训,总结失败的原因和经验。主席还强调,每进行一场战争时,要多考虑几个作战方案,集中自己的优势打击国军的弱点。

  最后,主席还强调,对那些“反水”的群众,一定不能将枪口对向他们,要多放“纸枪”,也就是散发传单、标语等,帮地方党组织多宣传党的思想,教育和争取百姓。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主席的分析让方强受益匪浅,这不就是过去主席指挥“反围剿”胜利的理论基础吗?就这样,方强连夜进行新的作战部署,指挥士兵和敌人作战,接连打了6个胜仗,歼灭了敌人上千兵力,让筠门岭的国军不敢再轻举妄动。

  1935年5月,主席来到前线调研,并深入方强部队,离开会昌时,主席写下了《清平乐?会昌》,描述出革命形势的紧张,也彰显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心胸,以及在危困中的坚定革命信念。

  被中央检查团关押

  然而,到了6月下旬,中央检查团突然来到红22师,并称:“我们是奉中央命令调查筠门岭失守一事的。”

  “你们改变了筠门岭的作战部署,执行逃跑主义路线,这实在不能忍!”随即部长宣布,将65团团长魏协安、65团政委商辑撤职,而师政委方强押到国家保卫局听从处置。

  方强在“招待所”反省错误,他并没有半点怨言,表示:“总有一天,相信组织会为我洗清清白。”

  两周后,红22师65团新任政委和团长张旷生和余栋才也被关押到“招待所”,方强急切问道:“部队咋样了?”

  两人回答:“你离开后没多久,主席就到了李官山师部,主席到了师里后就问方强在哪里。我们告诉他你的情况,主席沉默很久没有说话。第二天特意交代,让师里的同志来看看你。”

  紧接着,余栋才说:“师里派来的同志报告称,保卫局拒绝任何人探视。”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这天夜里,方强失眠了,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比想象中要严重很多。而到了10月份时,方强被押送到政治保卫营,称要执行新任务,其实就是“戴罪”跟着红军长征。

  在血战湘江后,红军损失惨重,随后沿着湘桂边界前进。然而走到湖南后,部队却放弃北上,改为“西进”,向敌军薄弱的贵州地区挺进。

  行军中,方强悄悄问向保卫营营长吴烈:“这是谁的主张?”吴烈贴着他的耳朵说道:“此人战略眼光极高!”方强脱口而出:“毛主席啊?这下红军有希望了。”

  1935年1月遵义会议召开,重新确立主席的领导地位,方强就此平反,担任红军干部团党总支书记。

  靠母亲土方子大难不死

  方强跟随部队来到四川懋功县时,当时很多士兵因水土不服得了痢疾,也有人性命丢失,而方强也因腹泻浑身难受,他强忍着过了雪山,最终还是昏倒在地。

  长途跋涉再加上疾病的摧残,方强瘦得如同皮包骨,陈赓见了直言换了个人,连忙派人将他送到红4方面军兵站医院。然而,当时的医疗站条件简陋,几天时间里,方强身边的病友接连死去,他也意识到自己不行了。

  突然,方强想起了童年时母亲说过的“土方子”,随后他找到炊事员,让其将烧饭锅的锅灰底刮下来,给他冲水服用,看看有没有效果。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炊事员听了后很是惊讶,但他也只能照做,毕竟已经没有其他方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将锅灰底刮下用热水冲下,方强接连喝了三天,身体竟然痊愈,这让大伙很是惊讶。

  第二次被关押

  恢复后的方强,连忙追赶着部队,不过在这一期间党内的分歧纠纷方强一概不知,他也没有追上大部队。后来听闻朱德、刘伯承的军队到了阿坝,他决定寻找朱刘队伍。

  到了马尔康时,方强碰到红4方面军纵队政委,主动进行自我介绍,谁知却被对方劈头盖脸呵斥:“一方面军第5次‘围剿’失利,苏区被丢掉,长征时也减员不少,纪律差,现今不能北上,唯有南下才行。”

  方强听了后发觉不对劲,说道:“中央红军失误,是左倾主义的错误,如今中央线路是正确的,我拥护北上方针。”

  1935年9月,方强来到了阿坝,并将一路上的见闻汇报给刘伯承,刘帅听了后说:“一定要‘口紧’,他们正在喇嘛寺开会,党内有斗争,你去5军团行动。”

  随后,刘帅写了一封介绍信,并让通讯员将方强送往五军团,5军团政委曾日三见他身体依旧憔悴,让他去军团医院休养。谁知张国焘得知后,立马派三个战士将方强押到红4方面军总政治部。

  9月17日,张国焘下达南下指令,二过雪山草地,并公然再立“中央”,将叶剑英、杨尚昆等高级干部查办,目的是威慑其他人,企图让其他人都拥护他,不过方强并没有任何回应。

  总政治部再次问他南下或北上,方强依旧表示服从中央指令北上,结果被扣上了帽子,被下放总政总务处担任文书。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到了西路军西进时,方强被编入右路支队,跟随着王树声在祁连山一带游击作战,结果被敌人打散,一路乞讨来到了黄河边,被国军抓捕关押到永登监狱里。

  往年他回忆时表示:“就算死也要死在红军队伍,要永远跟着毛主席走。”

  1937年4月,他被关押到兰州监狱,而后被押到西安的途中,方强联合二百多名被俘者逃出,回到了部队里。后来他碰到了主席,谈到自己的经历,主席笑着说:“我党的牢你坐过,国军的牢你也坐过,就差去老君八卦炉里走一遭哩。”

  被主席点名担任要职

  1937年8月25日,方强被任命为129师385旅政治部主任,1938年春节任弼时去往苏联担任共产国际中共负责人,总政治部主任由毛主席兼任。

  当时总政组织部长人员空缺,急需安排人手,因这个岗位十分重要,傅钟、谭政两人无法定夺,只能找到主席定夺。主席听了后踱步思考,突然他想到一个人,认真说道:“385旅政委方强不错,年轻文化高,在路线斗争中一直拥护中央,原则性强,可让他担任组织部长。”

  傅钟和谭政听了后很高兴,提议道:“主席,我们能否直接以总政名义让他来工作?”主席听后连忙说:“不急,按照任免流程来,先交给军委调查,通过后再正式调任。”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方强接到了军委指令后,立马去往延安总政治部,之后才明白自己要担任总政组织部长一职,且还是主席亲自点将。不过这个“官”太大,主管全军党建工作,自己年纪轻轻,能压住吗?

  接连几天,方强一直揣测不安,他认为自己能力不行,连夜给主席写了一封信,说自己长期在部队任职,对组织工作经验缺乏,很难胜任这一职位。

  信发出四天后,方强接到了主席的谈话通知,来到后,主席笑称:“还有人不愿当大官的,不过哪个干部不是从基础做起,都是边学边做,从实践中增加经验。”

  “你很年轻,可边学习边工作,相信你能胜任该工作,军委还是认为你可以胜任。”方强听了后很是鼓舞,连忙表示:“谢谢主席,我一定会努力打拼,不负期待。”

  1938年12月,方强被任命为党务委员会副主席,1939年春节,方强参加了主席、谭政等人的聚会,主席笑着对方强说:“咋样,工作进展顺利不?”方强说:“服从组织,现今思想通了。”

  1945年初,方强选为中共七大代表,他提出了继续清算王明路线的错误,并送给主席。没多久主席回信,并关照他一定要多休养,病好再工作。

  此时方强正忍受着坐骨神经炎的折磨,但他一直坚持工作,主席嘱咐他病好再工作,让他很是感激。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人民海军创始人之一

  1947年5月,方强出任东北东满独立师师长,参与解放东北之战,5月30日,老蒋发动夏季攻势,林老总让方强攻打德惠,但总部的攻城方案是从城北开始,方强研究后认为应该从城南主攻。

  其他干部认为应该听从总部方案,方强气得拍桌子,认为就该从城南进攻,很快林老总授意:同意方强同志方案。就这样,方强率部用了三小时拿下德惠,歼灭一千八百人。

  1949年4月,方强晋升为15兵团44军军长,率部从东北打到广东。1950年4月万山群岛解放战打响,面对这场海战,方强和洪学智搭档,两人信心满满,打赢了此战。

  1950年8月,方强被任命为中南军区海军司令兼政委,并奉命组建南海舰队,1953年又晋升为海军副司令员,成为人民海军的创始人之一,1955年被授海军中将衔。

健在的开国中将(此开国中将活了102岁)

  1963年9月,在周总理提议下,方强担任第6机械工业部部长,提交了国防工业今后3-10年的发展目标,并着力于海军第一代舰艇的研究任务。然而,文革时期方强被打为走资派,并被送到农场劳改养猪。

  直到1973年5月20日,中央宣布为方强在内的十三个老干部平反,后被任命为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1979年重回海军担任副司令,1982年自愿离休,2012年因病逝世,终年一百零二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67357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