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登死了吗(击毙本·拉登十周年)

  10年前的5月1号,在巴基斯坦西北部山区附近阿伯塔巴德(Abbottabad),一项即将轰动全球的行动正在悄然展开。一队美国海豹突击队乘坐的直升机在夜幕中,正在接近一处围着高墙的独栋房屋。这项代号为“海神之矛”任务是:找到并击毙全球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

  而在世界的另一端,刚批准了击毙本·拉登行动的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前一个晚还在“淡定”地出席了白宫记者协会晚宴,看似轻松地在记者面前讲段子。

  但为了这场突击行动,美国海豹突击队在北卡罗莱纳州的秘密基地进行了好几个月的训练。一个阿伯塔巴德本·拉登住所的模型不停往来于白宫西翼和CIA总部,关于杀死还是俘获本·拉登的法律辩论正在展开。

拉登死了吗(击毙本·拉登十周年)

  这张历史性的照片,是奥巴马和国安会官员正在观看击毙本·拉登的行动。如今拜登已经成为美国总统,布林肯成为了美国国务卿。

  那么为什么最终奥巴马政府决定击毙本·拉登?美国政治家杂志日前刊登了一篇口述历史的文章,通过采访近30位参与了这项行动的官员,来还原了这项美国现代历史上最机密、最敏感、最危险的任务。

  本·拉登的“堡垒”

  自911事件后,美国情报界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逮捕或者杀死本·拉登。当时美国获得了不少线索,有人说本·拉登生活在山洞里;有人说他在巴基斯坦的部落地区;还有人说他在伊朗;当然还有人认为他已经死了。但是在美国情报界追踪本·拉登下落的十年里,几乎所有的线索都走进了死胡同。

  前白宫国安顾问多尼伦说,有一天奥巴马突然召集了多尼伦、时任CIA局长帕内塔等人来到椭圆形办公室,希望情报部门重新召开寻找本·拉登的工作。但2009年12月30日,7名负责寻找本·拉登的中情局人员在阿富汗查普曼营地遭遇自杀式袭击。帕内塔当时告诉幕僚长贝斯(Jeremy Bash),我要你每周二下午4:30来汇报本·拉登任务的执行情况,不管有没有任何进展。而且需要制定出4到5个寻找本·拉登的新计划。

  寻找本·拉登任务的突破发生在2010年8月,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局长利蒂希亚·朗(Letitia Long)正坐在办公室里,她的助理Brett进来告诉她,有两位分析员,和他们的主管,需要立刻见她。于是利蒂希亚把三位访客请进办公室,并且要求助理Brett也参与会议。但此时,主管立即说:局长女士,他不能留下来。他不能参与这个项目。随后,三位分析员给利蒂希亚展示了一系列的图像,包括本·拉登可能的住所。利蒂希亚说,自己当时的反应就是一个字:哇!

  同月,帕内塔以及CIA副局长莫雷尔(Mike Morell)在与美国反恐中心主任等人的例行会议结束后,反恐中心主任要求单独与帕内塔、莫雷尔以及CIA的幕僚长贝斯谈话。在会议上,反恐中心的简报员说,他们一直在追踪本·拉登的两位信使,并且一直跟踪他们到了阿伯塔巴德的一条小巷尽头,在那里他们发现了一个“堡垒”(fortress), 这可能就是本·拉登的藏身之地。

拉登死了吗(击毙本·拉登十周年)

  听到这里,莫雷尔说自己汗毛都竖起来了!简报员接着说,这个住所前面是大约12英尺的墙,后面是18英尺的墙,没有通电,没有手机信号。住在里面的人,在极力隐藏自己的身份。

  而且这个房屋不仅窗户非常少,里面的内部结构也比较复杂,有很多内墙把空间分开了。即使在房屋里面,也很难从一个房间走通到另一个房间。特别引起CIA注意的是,在三楼有一个阳台,但是掩盖上又修建了一面墙,所以从外面看不到谁在阳台上。

拉登死了吗(击毙本·拉登十周年)

  这个设计引发了帕内塔的好奇,他说阿伯塔巴德四处环山,是巴基斯坦最接近于度假区的地方,如果哪家人有院子,那肯定是希望能够看到周围的景色,而不是连阳台都围起来。

拉登死了吗(击毙本·拉登十周年)

  CIA从本·拉登电脑中获取的房屋内外照片

  虽然在这次会议上,CIA并无法确认这就是本·拉登的藏身之地,但是有太多的疑点,让他们对这座房屋产生了兴趣:1 大院的安全性高;2 信差打个电话需要跑到90英里开外的地方;3 从晒在外面的衣服,可以确定家庭成员人数。这CIA从这家人的衣物推测,他们的家庭成员数量与本·拉登家庭成员是吻合的。虽然CIA从未真正见过本·拉登的家庭。

  这次会议之后,CIA立即向白宫国安会高级官员进行了汇报。参与会议的白宫国安会法律顾问德罗莎(Mary Derosa)回忆说,她在白宫战情室参加过很多非常非常敏感的会议,但是这一次会议与之前的都不同。这一次美国情报机构认为,他们掌握了在失去本·拉登行踪几年后的最可靠情报。

  奥巴马在会议上听得非常认真,他当时下达了两个具体的指示:1 要求帕内塔搞清楚这个宅子里面到底什么情况;2 不要跟任何人分享这个信息,仅限于白宫和CIA高层,连当时的国防部长和美军參联会主席、司法部长、FBI局长都被排除在外。

  这不是演习

  帕内塔说,在接到指示之后,美国多个情报部门的人员对这个宅子进行24/7的全面监视,并且试图弄清楚里面的情况。这包括使用无人机,美国特工还在这处宅子外面漫步,试图拍下房屋的外貌和里面住的人。但别说里面的人了,美国特工连这个宅子的垃圾都没有看到!房子里面的人是自己焚烧垃圾。

  这样的监视持续了六个月。。。

  到2010年12月的时候,虽然美国情报机构仍然没有掌握到任何确凿的证据,但是将所有的细节拼凑起来,他们越来越相信,本·拉登就在这里。那个时候CIA已经给这处宅子命名为:AC One(Abbottabad Compound One的缩写)。

拉登死了吗(击毙本·拉登十周年)

  CIA精确到细节的模型

  制作这个模型的工匠是在本·拉登被击毙第二天,才从纽约时报上看到了自己模型的照片,从而真正知道自己做的这个模型是什么意义。

  2011年1月,奥巴马允许对这处住宅采取军事行动。时任美军参联会主席马伦(Mike Mullen)告诉美军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麦克雷文(William Harry McRaven)的时候,麦克雷文将信将疑,因为过去CIA也有很多线索,但都被证明是错误的。

拉登死了吗(击毙本·拉登十周年)

  麦克雷文被邀请到CIA,看到AC One模型的时候,严肃了起来。莫雷尔问他,如果要求特种部队采取行动,难度有多大?麦克雷文说,对这样的住宅采取行动并不难,那个时候美军在阿富汗一个晚上要执行10-12次类似的行动。

  于是,这次会议结束后,CIA和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向奥巴马呈上了五种方案。其中包括使用B-2轰炸机,直接把住宅夷为平地。但这么做会对周边地区造成破坏,而且可能无法识别遗体。还有一种方案是无人机对驻扎里的人进行目标性打击,但这样做的风险是怕杀错了人。第三个方案是派遣突击队,可以选择与巴基斯坦合作;也可以让海豹突击队单独完成任务。最终直升机突击计划成为了最受欢迎的行动方案。

  奥巴马当时决定不向任何国家,包括巴基斯坦分享这个情报。有一天奥巴马问麦克雷文,把握有多大?麦克雷文说,需要让海豹突击队员进行演练才知道,这需要三周的时间。于是奥巴马同意了。

  一个秘密模拟训练基地很快就建成了。麦克雷文说自己最信任的是两个团队,其中之一是刚从阿富汗回来的一组海豹突击队。当时,这组人刚好在休假,麦克雷文把他们召集起来,在签署了保密声明后,他向这个团队公布了行动目标:本·拉登。麦克雷文说,听到这里,海豹突击队员们有点不敢相信,这到底是一次针对本·拉登的作战演习,还是真的要去袭击本·拉登?

  麦克雷文回答说:先生们,这不是演习。

  会议结束后,海豹突击队被带到了模拟的AC One,在现场开始策划如何执行此次任务。令莫雷尔惊讶的是,麦克雷文并不会亲自规划任务细节,而是由海豹突击队员自行商议如何完成任务。在此之后的第二次演习选择在了晚上,參联会主席马伦也亲自抵达现场,一一与海豹突击队员,包括一只军犬,祝他们好运。

  这一次演习精确到了细节,包括统一的军大衣、夜视镜。能够躲避雷达的新型直升机也参与了演习。而这次演习持续了好几天。到奥巴马再一次与麦克雷文通话时,他信心十足的告诉奥巴马:我们可以做到。

  俘虏还是杀?

  此时在白宫战情室、中情局和五角大楼,一个悬而未决的关键问题就是:是否发动袭击?此次任务从军事、地缘政治角度都会给美国乃至全球带来深远的影响。

拉登死了吗(击毙本·拉登十周年)

  但这些讨论仅限于美国政府的最高层官员,就连白宫战情室的收音和摄像系统都全部被关闭了。而在白宫战情室日历上,这个会议被称作“米老鼠会议”。会议中讨论的问题包括:如果本·拉登被杀了会怎样?如何处理他的遗体?巴基斯坦方面会如何反应?这将会对美军在全球构成什么影响?没有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未来会如何发展?

  到了2011年3月,CIA的情绪就像是打了鸡血,对AC One大宅的监视仍然是24/7不间断,他们已经发现了一个身高、体型与本·拉登相似的人,每天会在内院踱步。但仍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本·拉登就在里面。

  3月29号召开的国安会上,奥巴马问了一个关键问题:情报会越来越精确吗?能不能在未来几周或者几个月更进一步确认?CIA局长帕内塔非常诚实地回答说:我们正在多方面搜集情报,但是总统先生,短期内我们不会有比今天更精确的情报了。

  到了4月份,时间的紧迫感越来越强。一是因为CIA每天都在担心本·拉登会转移阵地,二是春末夏初,从美军作战的角度来讲,随着温度的升高,热成像会越来越差。而第三个原因是,这项作战任务的秘密已经保守了8个月了,但不可能一直密不透风。

  白宫国安会法律顾问德罗莎说,那个时候她脑子里想的全是任务失败了该怎么办,从来没有考虑过成功的可能性。CIA的公共事务主任利特尔(George Little)说,他组建了一个非常小的团队,准备了66页的公关文件,其中33页是成功的版本,33页是失败的版本。

  白宫反恐顾问布伦南说,国安会进行了很多种情况的设想,包括海豹突击队冲了进去,本·拉登举起双手投降怎么办?法律顾问德罗莎回答道,如果本·拉登真的投降,没有穿自杀背心,那么美军必须接受投降。根绝战争规则,如果有人举手而且不反抗,那么美军有义务将对方俘虏而不是杀死。

  但布伦南的判断是,本·拉登这个一直与美国作战的基地组织负责人,让这场行动注定是一场斩首行动。而CIA老大帕内塔的担心是,如果活捉了本·拉登,美国要拿他怎么办?估计要先把他放在一艘船上,再来想下一步方案。

  而让白宫国安会法律顾问德罗莎最头疼的法律问题在于:不告诉巴基斯坦的后果是什么?白宫幕僚长戴利(Bill Daley)说,美国这是要侵犯盟友主权,袭击地点距离一处核设施只有10英里。事件本身的意义远超本·拉登。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在4月底,奥巴马的私人秘书琼森(Katie Johnson)明显察觉到有事要发生!因为奥巴马的行程上频繁出现在战情室出席“没有主题”的会议,而且时间一般都很长。奥巴马与白宫反恐顾问布伦南见面的频率页增加了。在过去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是因为发生了枪击事件或者恐怖袭击。

  那个时候,奥巴马已经批准执行任务的海豹突击队抵达阿富汗,麦克雷文本人也亲自抵达了阿富汗。

  2011年4月28号的国安会议敲定了4月29号到5月2号是执行任务的窗口期。这也是在执行任务前,国安团队的最后一次会晤。来自美国国家反恐中心的三名分析员首次被邀请参与这次会议,并且被要求他们分析本·拉登确实藏身在此的可能性。三位专家给出的答案分别是:75%左右、60%以及40%。于是,现场的与会者吵成了一团,奥巴马有点生气地打断了大家:“不可避免,这就是50/50的选择,我们必须接受。”

  国防部长盖茨(Bob Gates)当时明确表示反对突击行动。盖茨以卡特政府在伊朗人质救援任务举例,这次任务的失败基本上终结了卡特的总统生涯。

  CIA局长帕内塔说,他担任国会议员的时候,每当遇到难以抉择的投票,他就会想象如果让自己选区的普通美国人来做决定,他们会如何决定?同理,如果问一名普通美国人,现在CIA有关于本·拉登的最可靠情报,他会怎么决定?帕内塔认为,普通美国民众会支持采取行动。因此,帕内塔认为如果奥巴马不抓住这次机会,未来一定后悔。

  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说,他相信分析员的直觉,他们都是行家,如果他们认为本·拉登大概率在里面,那就应该采取行动。

  国务卿希拉里发表了一段很长的讲话。她首先提到突击行动会带来的负面影响,包括与巴基斯坦的关系,或者行动失败的后果。但希拉里同样认为,这次机会难得,因此她表示支持行动。

  另外支持突击的还有白宫国安顾问多尼伦、反恐顾问布伦南、副国安顾问麦克多诺。

  而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在这场会议上并没有明确表明立场,而是指出了这次行动的风险,以及可能与巴基斯坦发生的冲突,包括关闭大使馆。拜登最大的担心是,如果任务失败,这对奥巴马第二任期的前景意味着什么。

  而最终的决策者奥巴马是怎么想的呢?其实在国安会最终辩论之前,奥巴马心中已经有了答案。2007年奥巴马发表竞选演说时,就告诉支持者,他要去巴基斯坦捉拿本·拉登。曾经为奥巴马写竞选演讲稿的副国安顾问罗兹说:“你一直都说你会这么做,所以行动吧!”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67357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