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喜欢看刑侦犯罪剧的朋友对于下方这个画面肯定是会心一笑: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图左是九十年代末令人闻之色变的内地悍匪白宝山(《中国刑侦一号案》丁勇岱饰演),图右则是连巨富李嘉诚也要捂胸口说怕怕的香港智贼张世豪(《插翅难逃》赵燕国彰饰演)。

  今天跟大家聊的这部《威胁》,剧组可谓用心良苦,请来丁勇岱和赵燕国彰这两位演技与“经验”都堪称极品的大佬对擂,从观众们所熟悉的杀气腾腾到斯文转身,他们又将会擦出怎样不同的火花?

  (豆瓣评分8.8,可惜几乎无人问津,像这样的好剧不应该被埋没,所以我来大胆推荐一下。)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这部片子除了剧情紧凑合理、风格继承九十年代的写实、台词精炼之外,最出彩的无疑是人物,在一众专业演员的诠释下,每一个都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特别是贪腐官商的群像,同样是贪婪,却各有各的嘴脸,既有叼滑多智的,也有蛮横拙劣的,有些一意孤行,另一些则身不由己、随波逐流,不论是从剧本人设还是演技方面来看,都相当“真实可信”,也更瘆人和接地气,远胜过《人民的名义》里面那种一个个都光鲜虚浮、神乎其神的伪精英风。

  另一点,它开拍的时间是2001年,在新世纪前后,中央下达相关文件,全国都开始狠抓矿难问题。正是借了这个时代背景的东风,此剧才得以在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毫无保留、淋漓尽致的情况下顺利过审。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故事开篇,是一系列场景交替出现的蒙太奇镜头。

  咔嚓咔嚓。举伞女子的笑靥;

  吊桥,浸在阴暗的光晕中,它通向哪里?

  咔嚓咔嚓。女子提着行李箱走上桥。

  背对拍摄者出现的风衣男人可恶的与她亲近着。

  (而在某处值班室里,中年女人有些怯惧,想打退堂鼓:一个牌号一条人命啊。桌上,是一大堆写着名字的白色号牌。旁边另一名男子面露不悦,不耐烦的接替其继续数道: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俞静!俞静!拍摄者大声呼喊名字,女子终于回过头来。

  咔嚓咔嚓。但很快,逐渐垂下的发丝遮掩了女子的面庞,使其犹如鬼魅。

  这时拍摄者脚下一绊,猝然跌进溪水中,砰!

  砰!地上是玻璃破碎的合照相框,从凌乱的梦中醒来,省报资深记者迟立强(丁勇岱饰演)随手拿起手机翻看,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梦里那些情节单纯只是浮想,还是意有所指呢?

  此时在某处偏僻昏沉的小道上,一名女子正慌不择路的逃跑——她为什么如此惊恐,又是谁要害她?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很快,迟立强就决定再次进入溪平煤矿总公司。

  一是出于职业敏感,之前就对这家所谓的先进模范私营企业有所怀疑;二是恰在他感受到不详预兆的那晚,前妻俞静(李琳饰演)去溪平采访完,回城途中不幸摔下山崖而死,死前曾给熟睡中的他拨过一个电话。迟立强对俞静死因是“意外”的定性存疑。

  他带着女同事杨铭莉(刘欣饰演)进入溪平,从第一天起,就阻挠重重,看得见的是,还在矿区以外,就有一群混混与他们对抗,进行恐吓、殴打,想要逼他们离开。而另一些情况更令迟立强感觉难受,不知为何,本应该欢迎调查的底层矿工及其家人也对他们提防抗拒或是疑虑重重。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顶住压力进入了煤矿采访时,矿工们却一个个跟躲瘟神一样,还有意无意帮着黑心老板打掩护。迟立强想问出一点有用的消息,对方却异口同声说自己没来多久,什么都不知道。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出来上厕所时,拉一个矿工闲话,对方才敢悄悄告诉他,俞静前不久确实来过以及柳家窑分厂可能有问题。再问,那人就不愿意多说了。于是,迟立强决定亲自去那边看看。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矿上同意派人送迟和杨过去,但是司机说正在修路,劝他们干脆改道去别的矿区,而后破破烂烂的车子又“巧合”的熄了火。好不容易修好,到了柳家窑,矿长邹长禄装傻充愣,矢口否认有事故发生,在矿老板高维权(伍强饰演)和经理王仲义的亲自陪同下参观时,亦是一片安宁祥和,哪里有半点出过事的样子?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连茗莉都开始觉得,迟立强是否因为这事牵扯到俞静的死而产生了私心。隔天她顺道去看望表姐李翠瑛(马丽饰演)。翠瑛是高维权的情人,开过洗浴中心,表示没听说哪里发生了事故,而且在她的嘴里,迟立强似乎是个贪花好色、做人不厚道的脏货色。茗莉自幼父母双亡,对这位从小就对自己多有照顾的亲人所说的话将信将疑。玩完小姐不给钱,事后还举报?真的有可能吗?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关于迟立强生活作风的问题,省报熊主编把那件事情向茗莉澄清了,迟当时去翠瑛那里只是进行与有偿陪侍相关的暗访。这天晚上,几个跟踪而来的蒙面人装神弄鬼的袭击了迟杨二人,并劝他们最好滚蛋,否则后果自负。但这不仅没起到作用,反而促使他们更有理由怀疑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但此时迟立强以回去参加职称考评为由将她骗上了离开溪平的火车。这又令茗莉产生了误会。当她回到溪平,发现迟立强还在独自调查时,才明白迟并没有退缩,而是想保护她远离危险,因此更钦佩他。

  二人在外面小饭馆吃饭,听到邻桌几个矿工提起“一号井”这个字眼,于是跟这些人还有老板娘打听消息。对方一开始不肯说,当得知他们是记者、跟高维权不会有什么交集时,才开口吐露了几句。茗莉至此才完全相信迟立强的经验丰富与敏锐。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迟和杨意识到矿上有心隐瞒,于是绕开矿长,偷偷的私下接触矿工们,再次诚心表示调查也是为了他们好,不整治,保不齐哪天死人又会轮到谁头上。不久前井下逃出过两个矿工,不敢去医院,怕矿上会为了封锁消息而限制他们人身自由甚至更过分,只得偷偷窝在家里,伤势因此越来越重。有几个年轻气盛的工友实在看不过去,加上迟立强和茗莉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们终于同意在联名书上按手印,来证明这里确实出了大事故,至少死亡三四十人。

  (按手印而不是签字,是为了保护工友们。这个细节处理的很好。)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上图煤矿保卫顺老乡的玉米轻车熟路,平时肯定经常干。)

  许以平是市经贸委副主任,主管经济包括煤矿这一块,是当地最年轻的同级别干部,前途大好,但为人处世上没那么老练。

  他脚踏两条船,跟杨茗莉交往,又接受了高维权“馈赠”的美女,对煤矿上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时自欺欺人,想着既拿好处又不深涉其中 。但听到电话里茗莉提起矿上有问题,他还是不太放心的决定去看看。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来到矿上,被带着走马观花了一趟,中途邹长禄不断暗示,说迟立强居心不良。迟这段时间整天带着茗莉,许以平本就有些不满,此时听了挑唆,愈发觉得他觊觎茗莉。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高维权一伙都是地头蛇,消息灵通,很快就抓到了那天与迟立强在饭馆说话的一个矿工,逼迫其骗迟立强出来,说是有更多消息曝给他。迟立强和茗莉上当,被关押起来。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迟急中生智,告诉这些打手,茗莉是许以平的女朋友,这才暂时打消他们乱来的念头,但仍遭到暴力禁锢。深知万一被转移到更荒无人烟的地方就麻烦了,迟立强和茗莉拼命找机会逃出,并顺带救了同样被抓来关在隔壁房间的矿工家属杏芳(苗圃)。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片中有很多让人看后印象深刻又心寒的细节,太增加真实感了。比如这里,矿长以“还没和矿上人员领证就不算家属”为由不搭理杏芳,这也就算了,还要说“你跟他睡过觉了?”这种垃圾话冷嘲热讽,简直就跟TM社会上的流氓一样。)

  矿工及其家人为什么对与自身生命安全紧密联系的事情都三缄其口、漠不关心?

  原来,当迟立强他们努力调查的时候,高维权正在一边卖惨,一边给遇难者家属们发钱,并警告说每个人的家庭地址都有留底,已经加倍赔偿了,如果再有谁乱说话就不客气。矿工们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也担心煤矿一旦被查停产,大家就会统统失业,加上几个被高维权收买的内鬼跟着带节奏,一番哄骗威逼之下,就把一盘散沙的这些人治的服服帖帖。人穷志短命贱,没文化愚昧可悲,死了可以赔几万,这就足以使许多遇难者家属“心理平衡”,当时矿工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块的确没错,可是命没了,别说几万,就算给再多钱又有什么用?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人受环境影响,穷和愚昧都是相应环境造成的,如果可以选,没人愿意选择贫穷和愚昧。所以矿难死人是一码事,以大力发展经济、改善整体民生为纲一定是再对不过,大家都吃饱穿暖有余钱了,虽然不能改变所有事情,但大多数问题肯定会迎刃而解。)

  可也总有不服气、认死理的人。

  杀人就得偿命,没什么比性命更重要。为了省钱,矿井通风及其它安全措施不到位,导致矿难发生,事后又不施救,跟直接杀人有什么区别?首先站出来抗争的,就是怀了孕的女人杏芳。她去找矿上人员理论,但在对方眼里,就好像新闻里撞了人还必须再多碾几下那样,矿工若砸到井下面,死透了,一了百了比什么都强,活着总是个定时炸弹,还得一辈子供着。杏芳气愤的说就算人死了,也总该把尸体弄上来吧,高维权手下却说什么时候收尸他们说了算。

  杏芳的对象自矿难发生后就不知生死,她急切的想要讨个公道,知道迟和杨的记者身份后,毫不犹豫答应给他们做证人,却因为怀孕行动不便不想拖累迟和杨,在独自折返回去的途中又被抓走。而迟和杨则侥幸混过了进出矿区道路上的严密盘查。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时间紧迫,如今物证和人证都有了,只欠东风。迟立强担心情况会变的更糟糕,想先以联名书制造舆论压力,同时尽快去找市委有关领导,以政府名义展开彻查。他觉得俞静的未婚夫夏副市长(赵燕国彰)应该是值得信赖的,还有,茗莉与黄市长认识,也可以联系一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几十条人命,当官的总不可能不上心吧?

  (丁勇岱的演技没话说啊,还有服装化妆,一看就惨不拉叽的。)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但他想的太简单了,浑然不知寄往报社的信,已被高维权手下截获。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而煤矿周边的居民,只要是敢多嘴多舌的,都会被高维权一伙“重点照顾”。就比如之前饭馆的老板娘,仅仅是跟迟立强提了一两句矿上的事,就遭了殃,被闻风而来的人打得跟猪头一样。

  (比东厂锦衣卫还厉害,小老百姓随便说几句话,都逃不过高维权的耳目。)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茗莉带迟回家,想跟男友商量,让其直接找矿工们了解多点情况,此时许以平早已视迟立强为眼中钉,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根本听不进他们说什么,反而指责二人没通过自己这个主管干部,就私自下去查。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老纪委书记曲家谦清廉自律了一辈子,在五十九岁破了功。

  趁曲家谦出差,想让晚年生活有个保障的他老婆接受了有心人提供的低价高档装修。钱已经变成钢筋水泥了,想退都退不掉,自知吃了哑巴亏的曲家谦只得暂时隐忍,静观其变。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后面看到迟立强和茗莉不断碰壁时,曲家谦想做点什么,但经过这么多年摸爬滚打,他深知反腐斗争的复杂性以及官商黑勾连盘踞于一地的厉害,不敢公开接触,只能私下约迟和杨出来见面,以自己的丰富经验来提点这二人。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高维权是声名在外的“模范企业家”。

  他的煤矿贪腐大船上挂靠了太多高官,平时以资助政府项目等手段来掩人耳目。虽然其颇有头脑,能清醒意识到记者代表着舆论的强大力量,不怕管就怕曝,奈何手下跟着一帮大老粗兄弟,碰到事就只知道打杀,搞的他焦头烂额。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他知道俞静与副市长夏野的关系,哪怕是见到俞静一意孤行,死咬住矿难不放,也从没想过动她。说难听点,只要俞静肯妥协,哪怕是磕一万个头他都心甘情愿。但谁都没料到,俞静被他的几个手下追赶时,失足跌下山坡而死。这让高维权恼怒不已,大骂这些笨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初请来两个省报记者,是要为企业上市和争取五百强造势,却不想恰在此时出了事,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更郁闷的是,俞静就是个一根筋,如果像其它人一样马马虎虎过得去就行,不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吗?不然哪有这么多破事!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矿工出身的高维权能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算是很牛X了,他有时候也会感慨,自己偶尔想风雅一点都只能对牛弹琴。但在上面那些人眼里,他只不过是个芝麻绿豆一样的小人物,随时可以被当成卒子弃掉。矿难发生,一旦上报,关系到那些官员的政绩不说,而且势必会停产,没了收益,到时候拿什么喂饱那些欲壑难填的家伙?得到如今的一切不容易,而且自己想停也停不下来,高维权骑虎难下,只能不断的胁迫、禁锢殴打甚至杀死所有碍事的人,替自己也替身后那些人清除障碍。这么多年来,他经历了不少风浪,也什么妖魔鬼怪都见过,收买、胁迫、暴力手段,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最后总能把事情摆平。但在看到那封联名信的内容时,他还是免不了惊慌失措——知道自己终于碰到了两个铁心死磕的货色。不比矿工,这二人背后是省报,信往外寄,那一定是已经和报社通气了,可能还跟市委甚至省委一些人有交情,让其“消失”容易,就怕把事情越搞越大,一发不可收拾。软的不行,来硬的也不是,一筹莫展之下,高维权想,看来是时候去找那帮当官的谈一谈了。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翠瑛从关系亲密的茗莉那里旁敲侧击,得到不少对高维权有用的消息,此时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担心他的安危。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夏野副市长平时总是很有原则、行事谨慎的样子。

  迟立强找到他,说出柳家窑问题的严重性。夏野勃然大怒,表示一定要严惩相关人员,等外地开会的黄市长回来以后就着手调查,并提议安排迟住进市委招待所,这样就可以避免再受到骚扰。而另一边,茗莉拿着俞静手机去查,得知她最后几通电话中有打给夏副市长和黄市长的,在其生命的最后一刻,这是汇报,还是求助?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迟立强和茗莉的手机之前都被抢了,迟买了新手机给她送去,却发现茗莉和李翠瑛在一起。他清楚,当初贼喊捉贼举报自己的就是这个女人。翠瑛的洗浴中心改头换面后,又重新营业了,而且比之前做的更大,她有些得意的讥讽迟。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夏野找来许以平,提醒他,能够年级轻轻就坐上这个位子,离不开自己的支持,同时问他矿上的事情,提起了柳家窑,说有些煤矿虽然承包给了个人,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他做为主管领导仍难辞其咎。看他诚惶诚恐的反应,夏野知道其只做了些表面工作,还完全被高维权一伙蒙在鼓里。这帮人不仅不把许以平放在眼里,连自己都想一起瞒着,简直太无法无天了。比起一个女人的死,下属自以为是,使得事情无法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更令夏野恼怒。

  让人惊讶的是,聊完正事之后夏野话题一转,以他副市长的身份,居然也如泼妇般,对许以平说了一番离间其与茗莉的话,与不久前的小矿长邹长禄简直如出一辙。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随后,夏野给高维权打了一个电话,言辞激烈,并透露说迟立强把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自己了。打完电话后开始回忆,他一直不主张俞静对煤矿的事情牵涉太深,因为那不单是哪一个矿或者哪一个人的问题。俞静死的那晚给他打过电话,二人发生了争执,因为信号不好没有说几句就挂了,等他回到家,听到俞静的留言,才知道她到柳家窑去了。把这点跟俞静的死联系起来,再想想刚才高维权那种心虚的语气,他已经了然于心。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火急火燎的高维权这时候也自觉事态严重,只是摸不清夏野这副公事公办的姿态,到底有没有真想为妻子讨回公道、进行立案的意思。但宁可信其有,他带着手下邹长禄深夜拜访,以寻求谅解和帮助。高维权一进门时就夸赞装修的漂亮,本是一句客套话,夏野却立即避免瓜田李下的说,装修款是在国外工作的妹妹寄来的,而且已经到纪委备了案。落座后,高维权先对俞静的事辩白和痛心疾首,然后大有补偿之意的说雇佣了一名年轻懂事的“临时工”来帮忙副市长做做家务,怕影响不好就没让她跟着上来。夏野不置可否,他先是阴沉着脸,质问到底有没有发生事故,当看到对方一下子蔫了,闷不吭声时,就什么都明白了,立即就是一通连珠炮似的教训,让高邹二人狗血淋头、犹如醍醐灌顶。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但总结一下其实就六句话:

  一、你们骗得了许副主任骗不了我,两个从省报下来的记者,势单力薄的,他们凭什么跟你们过不去?(拼命无脑掩饰,瞒得了谁?到底是当别人傻还是你们自己傻?事情既然出了,不想办法解决,大家都要一起玩蛋。)

  二、是普通事故还是安全责任事故?这两个概念一定要搞清楚。(把事情往有利的方向定性。)

  三、死了几个人还是十几个人,这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吧?(接着最要紧是保大放小,把损失降到最低。)

  四、尸体处理没有?为什么不处理?(让所有证物和知情人消失,就算来人查也无从查起。)

  五、这哪里是什么责任不责任的问题,这是对人民群众的态度问题!抚恤金发放一定要到位,特困家属还要适当增加,没什么问题吧?(对下必须安抚到位,否则现在混过去了,说不定以后哪天又被谁不识相的翻出来。)

  六、对事故发生原因要有具体论证。(安抚了下面,还得对上面交代的滴水不漏,这样才能让事情彻底石沉大海。)

  条理清晰,从定性到具体怎么干,再到干完以后擦干净屁股,逐层剖析,句句切中要害。同时,句句讲的都是事件真相和公义,企业和政府形象,听不出半点暗通款曲的意思。(就算让别有用心的人拿个录音机全录下来,然后逐字推敲,也绝对找不出把柄。)但每一句话的潜台词又分明都是在给高维权指点迷津。

  对白精彩与逻辑严谨中,还带着一丝戏谑,比如高维权为了让夏野用的放心,特意交代了这么一句:去医院做过体检了;再比如夏野指导完迷途羔羊后,“意犹未尽”,正义凛然、激情澎湃的长篇大论了一番“党的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以及一脸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几盒“中华烟”和“临时工”……这编剧水平,甩什么隔靴搔痒、有形无神的《人民的名义》、《破冰行动》N条街有没有?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事后高维权二人还偏偏对夏野佩服的五体投地!让他们非常头疼的事情,到了别人那里,举重若轻,随随便便就变成小事一桩了。)

悍匪电视剧(悍匪丁勇岱对戏智贼赵燕国彰)

  这一段在第七集末到第八集,是此剧的第一个高潮,夏野的腐化与深沉奸诈还只是冰山一角……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67357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