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在公共场所配备自动体外除颤器(AED)有多重要?今年11月4日,一名中年跑者在广州天河区临江带状公园附近绿道突然倒地;11月20日,一名男子在广州地铁车厢因急性心梗晕倒。几乎每次公共场合心源性猝死事件的发生,都会引起公众对该话题的热议。今年10月下旬,广州地铁曾表示,正积极做好在站内试点配置AED的准备工作。此举有望缓解广州市内公共场所缺乏AED的困境。

  为了解广州市内AED配置现状,以及公众对急救设备和急救技能的知晓度,南都民调中心今年再次发起广州公众急救知识知晓度调查,同步走访了市内多处可能配有AED的公共场所。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近七成受访者未见过AED,过半受访者表示未掌握心肺复苏(CPR)技能,公众的急救技能掌握情况较去年未见明显提升。南都研究员实地走访76处公共场所,其中40处AED设备正常可用,17处AED设备处于维护状态,1处场所放有AED但因装修无法取用,另有18处场所的AED已经撤走。市内多处应急站点的AED处于维护状态、无法使用;不少机构自行配置的AED也因为企业结业、使用率不高等原因已经撤走。

  问卷调查

  仅三成受访者见过AED

  继2019年广州公众急救知识知晓度调查后,南都民调中心于今年11月11日-19日再次发起同题调查,希望了解公众对急救设备和急救技能的知晓度。

  调查结果显示,大部分受访者对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缺乏了解。33.48%的受访者表示只听过AED的名字,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27.90%只在网上看过相关资料;23.61%见过实物,但没使用过;仅7.73%表示曾经使用过;还有7.30%从未听说过AED。其中,男性受访者对AED的知晓率略高于女性。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问及在哪些地方见过AED时,45.95%的受访者回忆称在机场、汽车站等客运枢纽见过,占比最高;其次是在医院,占比36.49%;在商场里见过AED的受访者占比21.62%;写字楼、公园景区、学校的占比均不到两成。

  需要注意的是,研究员对受访者在问卷中填答的AED具体位置进行了逐一走访,发现部分受访者提及的位置其实从未配置过AED或其他急救设备。研究员猜测,可能有少数受访者对AED的外观或作用存在误解,以为该位置放有急救设备。因此,该题统计结果存在一定偏差,实际见过AED的受访者会比问卷数据更少一些。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再追问受访者认为哪些公共场所最需要配置AED,机场等客运枢纽呼声最高,占比达94.85%;其次是公园景区和商场,分别占比87.98%和87.12%;写字楼/办公园区占比85.41%;学校占比84.12%;酒店/住宅社区占比70.39%;只有医疗设备相对充足的医院占比稍低,为54.51%。由此可见,受访者对各类场所配置AED的诉求都非常强烈。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公众急救技能掌握情况不如人意

  如果不知道使用方法,再好的设备摆在面前也只是个摆设。今年11月初,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微博知名博主“急诊夜鹰”王西富接受南都健康联盟采访时表示:“几周前,广州市越秀区全民运动中心有人心脏骤停,一楼大厅角落里的AED全程都没有被启动,结果依然是悲剧,该患者死亡。”

  本次调查结果也显示,受访者对AED使用方法的知晓率偏低。46.78%的受访者表示不知道如何使用AED;31.76%表示有印象,但不清楚具体流程;仅21.46%答复称知道具体使用流程。其中,女性受访者明确表示不知道如何使用AED的比例达50.62%,显著高于男性受访者。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在缺乏AED等急救设备的情况下,人工心肺复苏(CPR)是拯救患者的重要手段。本次问卷调查中,50.21%表示不知道心肺复苏的正确流程;30.04%表示会做,但不敢上手;仅19.74%表示有信心做好或曾成功施救。

  相比起去年的同题调查结果,自称有信心做好心肺复苏的受访者占比略有上升;但如果将不敢上手的受访者也纳入统计,会发现知晓心肺复苏技能的受访者比例反而出现下跌。普通市民对心肺复苏技能的知晓率令人担忧。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急救知识测试题正确率不足五成

  本次问卷调查还分别对心肺复苏步骤、胸外按压、人工通气、电击除颤等内容设计了4道测试题目,了解受访者对急救知识的实际掌握情况。

  在判断是否需要对患者实施心肺复苏的流程时,正确的步骤应为:评估现场环境安全;用双手轻拍病人双肩、呼喊对方,判断患者意识;检查患者呼吸及脉搏;最后才是解开衣服,开始实施心肺复苏操作。本次调查中,能正确排出上述次序的受访者有36.05%,较去年同题调查的结果有明显上升。不少受访者在排序时漏掉了检查呼吸及脉搏的环节就匆忙开始做心肺复苏,很容易造成误判,对患者造成更大伤害。

  实施心肺复苏时,胸外按压每次中断时间不应超过10秒,否则会影响复苏效果。本次调查中,能正确回答此题的受访者只有20.17%,虽然同样较去年同题调查结果有所上升,但比例依然偏低。

  成人心肺复苏时,口对口人工通气的按压通气比应是30:2,即每30次胸外心脏按压后,要人工呼吸两次。本次调查的4道测试题中,此题的受访者正确率最高,达40.77%,但较去年同题调查结果略有下降。

  使用AED进行除颤后,施救者应该马上再做5组(约2分钟)心肺复苏,原因是即使除颤成功,患者心脏仍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建立起有效循环,所以除颤成功以后很少能立即触摸到脉搏;而且把时间耽误在触摸脉搏上还会造成除颤不成功时心肌血液供应的减少。本题有28.76%的受访者回答正确,与去年同题调查结果大致持平。

  从测试题目的结果来看,公众急救技能及知识的掌握情况不如人意,没有任何一题的正确率能超过50%。进一步对不同类型受访者的填答情况作交互分析发现,即使是自称有信心做好心肺复苏操作的受访者,这几道题目也做不到百分百正确,其中有41.86%选择在除颤放电后停下来观察心率是否恢复,仅51.16%能作出马上继续实施CPR的判断。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七成受访者担忧后续纠纷,“好人条款”知晓率低

  另一方面,问及受访者为何对自己的CPR技能没有信心或不敢上手时,缺乏科学复训和担心引起不必要的纠纷或承担法律责任是主要原因,两个选项均占比70.42%;也有60.56%担忧技能掌握不佳;53.52%认为自己缺乏应急能力;还有15.49%担心疾病传播。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针对担心引起不必要纠纷或承担法律责任的受访者,本次调查还问及是否知晓我国法律中针对施救者的“好人条款”,即将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问卷结果显示,31.37%的受访者对此表示知道,68.63%表示不知道。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超九成受访者认为有必要普及急救知识

  问及受访者认为是否有必要对公众普及急救知识并进行急救培训时,高达99.57%认为有必要。但问及有没有参与过培训时,仅19.31%的受访者表示有培训经历且效果良好;另有19.31%表示参与过培训但效果一般;还有61.38%表示没有接受过急救培训。与去年相比,受访者的急救培训参与率大致持平。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实地走访

  省应急协会站点:缺钱维护,不少应急站点AED“下岗”

  据南都研究员了解,由于广州尚未有职能部门牵头在市内公共场所统一投放AED,过去数年,市内的AED主要依靠企业或社会组织捐建。问卷调查结果也显示,只有约三成受访者在广州市内见过AED,其中客运枢纽、医疗机构的配置率相对较高。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广州市内AED的分布情况,南都民调中心从互联网上抓取了近五年来广州配置AED的新闻资讯,结合问卷调查中受访者提供的AED配置场所,梳理出一份广州可能配有AED的场所名单,并抽取部分地点作实地走访。

  自2015年起,广东省应急协会陆续在广州投放了一批应急站点,且每个站点均配备了AED,是目前广州市内投放AED数量最多的社会组织之一。

  11月14日,研究员按照省应急协会网站上公示的站点名单,走访了天河区的长湴优托邦、长湴地铁站、长湴公园、天河客运站四个应急站点。现场可见,上述四处地点确实均建有橙色外观的应急站点,站内放有轮椅、灭火器、防毒面具等多项设备,唯独本应放置在站点右上角柜中的AED不见踪影。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天河客运站地铁站D出口附近的应急站点,找不到AED的踪影

  对此,研究员尝试联系站点所在地的天河区长兴街道办事处了解情况。街道城管科工作人员表示暂时不清楚具体情况,建议直接联系对应站点的维护人员。

  研究员又根据长湴公园站点门外张贴的维护记录表,拨通了其中一名维护人员的电话。对方回应称,应急站点内的设备均由省应急协会提供,他们也不清楚AED的具体去向,但根据维护记录表,截至上一次巡检维护(2020年10月20日)时,站内设备均齐全可用。

  为了解这些站点的AED具体去向,南都研究员采访了广东省应急协会秘书处的徐先生。据他介绍,省应急协会目前在广州已投放了约200个应急站点。其中确实有部分站点的AED由于电量不足、配件更换等原因,正处于维护状态,但暂时无法确定维护时长。

  徐先生还告诉研究员,这批应急站点均由省应急协会自行投资建设。他们此前也曾尝试争取政府资金支持,但未能落实,因此目前协会资金压力较大,后续的站点新建计划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只能优先保障已有站点的维护。同时,他们组建了专门团队每天在市内各个应急站点之间巡检,确保站点设备可用。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海珠区生物工程大厦楼下的应急站点,右上角柜中摆有AED

  按照徐先生的指引,研究员从广东省应急协会开发的“微应急”APP上梳理出一份广州市内178处应急站点名单。根据这份名单,研究员又再选取了天河、海珠、越秀、白云区共22个应急站点进行实地走访。结果发现,走访的这批站点中,只有省汽车客运站、大沙头码头、海珠客运站、罗冲围客运站以及生物工程大厦站点的AED仍然在岗,其余17个站点均未见有AED。

  部分企业配建AED已撤走

  据微信小程序“救命地图”显示,市内多家民营体检/医疗机构配有AED;部分高校、企业也曾获得第三方组织捐建AED。南都研究员尝试对这部分场所作实地走访。

  11月11日下午,研究员来到海珠区南丰汇。“救命地图”小程序显示此处某品牌体检中心配有一台AED。但研究员在现场看到,该体检中心已结业,大门被物管围蔽起来,周边看不到AED设备或相关标识牌。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黄埔优托邦某体检中心、以及番禺区奥园城市天地某民营医疗机构。受疫情、经营不善等因素影响,部分民营医疗机构已经结业,其AED也一同撤走,但微信小程序上的数据迟迟得不到更新。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海珠区南丰汇,“救命地图”小程序显示配有AED的某品牌体检中心已经结业

  即使是仍在正常经营的机构,其AED也未必能随时候命。在海珠区琶洲某体检中心,研究员咨询前台工作人员是否有AED,对方先是回答称有该设备,随后进入办公区找了一段时间,出来时又改称没找到设备,可能已经被搬走。

  在猎德优托邦某体检中心,工作人员表示AED只在每天上班时间摆出来,下午就会收回去。研究员下午4点到访时,现场只剩下一个壁架,显示此处有时会放置一台AED。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猎德优托邦某体检中心,AED每天下午都会被收回

  除了体检中心,按照“救命地图”小程序的名单,中山大学南校区和东校区也分别在校内体育馆配置了一台AED。但研究员根据指示来到校内,两个校区都找不到任何关于AED的标志或提醒。据中大南校区的体育馆管理人员表示,此处确实曾经有过一台AED,但后来又被捐建的公司收回;中大东校区也有学生反馈,2018年还曾在体育馆内见过AED,但设备似乎在疫情期间被收了回去。

  此外,研究员还根据网络搜索结果,查询到荔湾区多宝路某旧址陈列馆曾于2018年获捐建一台AED。11月13日下午,研究员来到该陈列馆,现场工作人员却明确表示馆内没有AED设备。

  有机构以使用成本高昂为由,不愿外借AED

  走访过程中,研究员还遇到部分机构不同意公开自己的AED配置情况,理由是设备单次使用成本高昂,无力负担外借成本。

  研究员按照问卷调查中受访者提供的信息,在越秀区某机构找到了一台AED。但该机构负责人表示,他们的AED仅供内部使用,不打算对外公开。负责人解释,AED的电极片属于消耗品,每用一次都要花几千块钱更换;其他放在公共场所的AED,日常充电、电极片更换都有配置单位买单,但自己的这台AED属于私有财产,需要自行承担消耗费用,所以这台设备只供内部使用,不会放在公共场所。

  之后,研究员在天河区某医疗机构也遇到同类情况,机构负责人以使用成本为理由拒绝公开AED配置情况,表示该设备仅供院内职工和病人使用。

  关于AED的使用成本问题,省应急协会的徐先生向研究员介绍:他们曾购买过几款不同的AED,其中国外品牌相对较贵,每台需要约四万元;国内品牌便宜一些,大约两万元一台;后续维护则主要是使用后需要重新充电、更换电极片,成本较低,不至于一次花几千块钱。

  研究员也查询了市面上AED及其配件价格。在国内某电商平台,目前一台AED的价格大约在25000-38000元之间,电极片的价格则从800-3000元不等。综合来看,不同品牌的AED设备本体和电极片价格存在较大差距,如果选购价格较便宜的国产品牌,AED的单次使用成本可以控制在千元左右。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电商平台上,一台AED售价大约在25000-38000元之间

  (售价极低的训练机不具医疗效果)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AED电极片的售价在600-3000元之间

  (训练机用片不具医疗效果)

  职能部门可从三方面着手提升公众急救技能水平

  从问卷调查结果可以看出,虽然绝大部分受访者认可急救培训的必要性,但超过六成受访者至今没参与过相关培训。与去年相比,公众对公共场所急救设备和急救知识的知晓度没有明显提升,依然徘徊在较低水平。部分受访者还对AED设备、心肺复苏术存在错误认知,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可能对患者造成二次伤害。此外,不少受访者对相关法规知晓度不高,救助他人仍心存疑虑,影响实施救助行为的积极性。

  如果只看纸面上的数据,广州全市现有178个应急站点,再加上部分旅游咨询服务中心、商场、医疗机构配置的AED设备,数量虽算不上多,但至少可以覆盖中心城区。可实地走访发现,大量应急站点的AED处于维护状态,不少机构配建的AED也难确保维护情况,随时可能因机构搬迁、结业等原因撤走。多因素影响下,广州目前实际可用的AED远低于理论值。

  对此,研究员建议相关职能部门从设备投放、技能培训和法规宣传三方面入手,推进公众急救技能水平的提升。

  在设备投放方面,作为一款维护成本相对较高的设备,AED要实现短期内大规模投放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职能部门或许可以考虑先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或提供补贴的形式,对自行购置AED的第三方机构提供适当的补贴,鼓励机构将AED放置在公共空间,并确保现有设备得到及时维护与更新。日后,再逐步在地铁、客运枢纽、公园景区等公共场所增设AED,填补第三方机构覆盖范围的空白。

  技能培训方面,职能部门可以通过定期举办急救知识讲座、急救技能培训班等形式,提升公众急救技能掌握水平。其中,急救技能培训班应组织定期复训,让公众及时回顾自身技能掌握情况,提升自信心。

  法规宣传方面,职能部门应该考虑加大有关紧急救助的相关法律法规宣传,通过政策宣讲、正面案例宣传等方式减少公众忧虑,鼓励市民遇到紧急情况时积极协助救治患者。

  城市生活地图

  哪里有AED?广州城市生活地图带你一键查询

  为了方便公众快速查询广州市内AED的分布情况,南都民调中心整理了此次走访采集的数据,制作成广州AED分布地图。市民只需扫描下方二维码,打开城市生活地图,点击AED专题,即可浏览全市各区的AED具体位置。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在使用过程中,市民可以通过地图搜索的方式,快速浏览距离自己最近的AED分布点,或通过搜索框输入关键词,查找周边建筑或社区有没有配置AED。

  目前,该地图已收录南都民调中心本次走访核实的40个AED分布点,其中12个位于医疗机构内,7个位于商业场所,6个位于写字楼/办公园区,5个位于公园景区,5个为应急站点,6个属于其他公共场所。此外,部分地点的详情页还上传了该AED的周边环境照片,便于用户快速找到AED所在位置。

微信公众平台维护费用(公众急救技能没有进步)

  受疫情防控、访问限制等因素影响,本次调查未能对市内全部应急站点的AED配置情况作逐一实地确认。南都民调中心后续还将继续走访市内其他应急站点和可能配有AED的公共场所,持续更新地图信息。如果市民对地图内收录的AED分布点有疑问,或希望提供市内更多AED位置信息,也可以通过地图页面内的“反馈”按钮提交信息,我们将在核实情况后及时更新页面内容。

  调查说明

  南都民调中心于11月11日-19日开展本次问卷调查与实地走访。问卷受访者中73.39%为广州常住居民,17.60%居住在省内其他城市,9.01%居住在广东省外。从年龄段来看,受访者中90后占比最高,为46.78%;其次为80后,占比24.89%;70后占比11.59%;其余年龄段占比16.74%。从受教育程度来看,8.15%的受访者为硕士或以上学历;66.09%为本科学历;17.60%为大专学历;6.87%为高中/中专学历。从专业背景来看,8.15%的受访者从事职业或就读专业与医学/急救相关。

  广州公共服务监测榜第48期

  项目出品:南都民调中心

  项目监制:谢斌 张纯

  项目主持:南都研究员 李伟锋

  项目执行:南都研究员 李伟锋 涂长芳 麦洁莹 实习生 李爽 余卓朋 刘昕辰 张芷怡 萧咏棋

  数据采集技术支持:柯家宁 郑汶祥

  生活地图技术运营:周炳文 谢锦恒 丁淳浩

  生活地图美术设计:吴俊泽

  问卷支持平台:南方都市报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67357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